平峨新闻网


国庆阅兵式彩烟背后,手握画笔的那个人

2019-11-02 16:49:04 来源:互联网 浏览数:2666 发布者: 佚名

蓝天就像一张大宣纸。

表演飞机就像画家的彩笔。

我们的烟雾剂就像一种有色颜料。

飞行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蓝天写意画画家。

祖国的蓝天上写着壮丽的彩虹。

刘鲍飞

这是杜南“国庆面孔”系列的第五篇文章。它给你讲述了刘鲍飞40年来致力于飞机防护,在祖国的蓝天上画了一道“彩虹”的故事。

在北京郊区,一个60多岁的男人头上戴着帽子,脖子上挂着相机,站在一条视野开阔的河边,望着天空。

这是观看70周年阅兵空中梯队排练的好地方。当游行队伍中的八一队和红鹰队排成整齐的队形飞过天空,喷上“彩虹”色的烟雾时,他举起相机,用一系列镜头向他们射击。照相机不停地“咔哒”作响。

这个人不是来秘密拍摄飞机的狂热军迷,而是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彩色烟雾技术顾问。他早早来到这里观看,以便在彩排期间拍摄彩色烟雾的照片,从而回去与他们的科研团队一起研究、调整和改进彩色烟雾吸入剂,以确保游行当天最佳的彩色烟雾效果。

事实上,在9月22日国庆活动的第三次演习中,许多北京市民的朋友圈都被“喷虹大飞机”屏蔽了。这些大飞机发出的“彩虹”烟雾来自刘飞保的团队。

吸烟性能采用刘飞宝团队研发生产的“航空液体彩色吸烟剂”,具有无毒、环保、色泽鲜艳、烟雾量大的特点。2007年之前,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使用了1981年开发的第一代彩色烟雾剂,当时他们正在吸烟。它们美丽但有毒。

包河彩色香烟在刘飞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4年。

那一年,作为北京军区空军装备部的前副部长,刘飞保去八一飞行表演队检查了装备。当他进入抽油烟机的仓库时,他发现抽油烟机里的所有人都站在仓库外面。直到刘飞保问了问题,他才进来解释,解释完之后,他又跑了出去。

只有经过询问,我才知道抽菸表演中使用的彩色烟雾是有毒的。抽菸小组的成员每次抽完烟都必须戴防毒面具。一些成员在飞行表演后一周内不能进食。

这件事情给了刘飞保很大的刺激。他决心开发无毒无污染的彩色烟雾剂。“我们不能损害我们维护部队的人体,更不用说用有毒的彩色烟雾剂污染我们祖国的蓝天了。”

刘鲍飞首先联系了各大学和研究所的专家,他们都认为很难开发无毒环保的彩色烟雾剂。这时,一位名叫王先民的私营企业家来找他,说他是化学染料的总工程师和军事迷。2004年,在观看了法国巡逻队在南苑机场附近的飞行表演后,他想出了制作彩色烟草的主意。

结果,两人一拍即合。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第一次电话交谈,最终大家一致认为,王先民负责开发早期样本,而刘飞的保险组织和部队结合日常训练来测试和验证新开发的彩色烟雾剂样本,并提出改进建议。2005年初,在刘鲍飞的带领下,前空军的一个部门正式向空军宣布了一个科研项目,并成立了一个新的彩色烟雾剂研究小组。

从飞机上吸入有色烟雾的原理是利用喷气式飞机发动机排出的热尾气,将喷入尾气中的高沸点有色烟雾剂雾化升华。在冷却过程中,当有色烟雾剂的分子远离发动机热源时,大量水分子将被吸附,产生白色水蒸气云。此时,烟雾剂中的有色染料将白色水蒸气云染成各种颜色的烟雾,形成飞机的彩色尾迹。

刘鲍飞决心开发无毒无污染的彩色烟雾剂,“我们决不能让有毒的彩色烟雾剂污染我们祖国的蓝天。”

“第一代彩色发烟剂添加了二甲苯、四氯化苯和其他物质。它们是非常好的溶剂,但毒性很高。为了开发无毒烟雾剂,必须找到其他溶剂来代替它们。”刘鲍飞说道。

他们尝试食用大豆油,认为“可以食用的东西必须非常环保”,但是这种油的纯度不够。机油中的残渣在发动机高温下会形成积碳。测试后,他们发现碳沉积物堵塞了飞机的管道。

现在使用的溶剂是一种介于柴油和润滑油之间的高温油,它们是在多次故障后选择的。染料是一种能与皮肤接触的染色材料,如纺织品和餐饮用具,安全无毒。

2007年,这种新型液体彩色烟雾剂由空军专门组织的技术鉴定会议鉴定并批准使用。在这方面,当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抽菸单位成员充满彩色烟雾时,他们终于自信地摘下防毒面具。

2010年,空军的八一飞行表演队取代了歼-10飞机,对排烟技术提出了新的挑战。

刘鲍飞的团队开发了一种彩色吸烟剂,适用于歼-7和歼-8飞机。飞机制造厂添加到J -10性能机上的液体排烟设备也与J-7的原始配置相似,在飞机腹部悬挂着一个带有类似800升辅助油箱大小的彩色烟雾剂的大烟筒。

然而,安装好的烟筒只能承受4个或更少的过载,表演团队的飞行动作往往在8个过载以上,这意味着装备有烟筒的飞机将无法进行特技飞行,部队将不得不改用燃烧烟雾弹的方法,但效果远不及液体彩色烟雾弹。

面对这种困难,军队再次想起了刘飞保。此时,刘飞保已经退休在家,但是在接到军队的邀请后,他仍然参加了并成为了一名技术指导。在他的指导下,在政府机构、部队、工厂和研究所的共同努力下,歼10性能机的排烟设备和彩色排烟剂得到了改进。最后一次亮相是2015年9月3日阅兵期间,由8月1日飞行表演队在天安门广场上空拉出的绚丽多彩的烟雾。

目前,八一飞行表演队使用第二批歼-10表演机。香烟罐不是使用外部吸烟设备,而是直接安装在飞机的腹部。这不会影响飞机的特技性能,但另一方面,它也对香烟烟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原来的彩色发烟剂、染料和溶剂不是完全融合,而是半悬浮的,就像黄河中的泥沙悬浮在水中,静止时会产生沉淀。然而,很难清洁安装在飞机腹部的烟筒,因此要求烟剂不能产生沉淀。

刘鲍飞和他的团队再次合作。总工程师王先民在技术问题上努力工作,调试了数百种卷烟配方,最终生产出一种新的彩色卷烟,它完全混合了染料和溶剂,如精油。

2007年,第一批新型彩色烟雾剂研制成功的同一年,刘飞保达到了为军队干部服务年限最高的年龄,并从原北方航空装备部副部长的位置上退休。然而,退休12年后,他仍然参与改进彩色香烟烟雾剂。

“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是展示我们作为一个大国形象的名片,在飞行表演中彩色抽烟是必不可少的。它可以显示飞机的飞行轨迹,使飞行技术水平一目了然。”刘鲍飞说:“我认为这是一项事业,对国家、军队和空军都有很大影响。我们来自空军,一生都在做这些工作,所以我想做得更好。”

刘飞宝与空军有着深厚的联系。他的父亲刘玉笛是中国第一代人民空军的飞行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击落并打伤了八名敌军战士。他在不到半小时前起飞的一场战斗中击落了四架美国飞机。这是迄今为止无人打破的记录。

侄子刘晨是一名现役战斗机飞行员,也是中国第一批隐形战斗机歼-20飞行员。在今年的国庆阅兵中,他作为j -20阅兵梯队的一员,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了党和国家的检查。

刘飞包也有飞行的梦想。不幸的是,由于紧张和高血压,他没能实现飞行的梦想,转到了飞机的维修位置。我父亲从未给他写过信,他当时特别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上说:“你负责维护工作。你一方面要对国家的财产负责,另一方面要对飞行员的安全负责。不能有疏忽或粗心大意。”

刘飞保牢牢记住父亲的话,一直在维修岗位上工作,已经快40年了,多次在消除重大飞机故障隐患的工作中发现,五次获得三等奖,从机械师到机械师,再到设备部,也是负责飞机的,直到退休。

刘鲍飞一生都在做航空安全官员,退休后仍然守护着老鹰队。他父亲给他起的名字原本是为了“飞行保卫祖国”。现在,他给这个名字赋予了新的含义:为飞行的战士提供安全保障,并描绘出空军在祖国天空飞行的美丽轨迹。

杜南:与过去相比,今年游行彩烟的创新和寓意是什么?

刘鲍飞:这次彩色的烟在一端和一条尾巴。第一个是预警机,它带领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八架歼-10战斗机组成雁阵。七架飞机吸入了彩色烟雾。中间的是红色的烟。两个蓝色,两个黄色和两个绿色依次在两边。

在飞行的后面是红鹰飞行表演队的指导员-8飞机,也是7架飞机。中间一个是红色的,接着是两个黄色,两个蓝色和两个红色。

这种安排很精致。七架飞机拉着彩色香烟,这意味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红色烟雾代表国旗红色,黄色代表国旗上的五星,蓝色代表我们的空军蓝色,绿色代表我们对绿色环保的追求。

路线安排如下:阅兵空中梯队的所有飞机分别从各个机场起飞,在空中列队后进入阅兵路线,从通州降落,然后沿长安街南侧飞向天安门广场。

飞机在北京东三环上空。当指挥官下令“吸烟”时,飞机开始冒烟。经过天安门广场后,烟在西二环路附近被吸到了尽头。整个吸烟距离约为9公里,吸烟时间约为80秒。

杜南:飞行编队的高度有梯度差异。这是什么原因?

刘鲍飞:不可能所有的飞机都在同一架飞机上飞行,因为飞行时会有空气动力学干扰,前部飞机的气流会影响后部飞机。出于安全原因,必须有高度差。例如,第一架飞机将在500米的高度飞行,第二梯队将比他稍高一点,达到550米,第三梯队将达到600米,第四梯队可能再次下降,再下降550米,只是为了确保安全。

杜南:彩色香烟开发后,飞行员和研究人员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刘鲍飞:对飞行员来说,要“积极”,航线不能偏离,到达时间不能偏离。我们的空军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做“一米每秒不坏”,不是一米,不是一秒。

我们以人民英雄纪念碑为中心点。例如,第一批飞机必须在10: 00准时到达中心点,也就是10: 00秒,一秒钟不算差,它必须正好在天空之上,一米不算差,它后面的所有梯队都是这样的。作为飞行员,最大的挑战是保持航线、时间和准确性。

吸烟的第一个要求是能够按时吸烟。在指挥官的指挥下,飞行员操作时会放出烟雾。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第二是确保明亮的颜色,这是通过调整公式实现的。第三是需要大量的烟,这样彩色的烟看起来更加明显和美丽,另一个是需要很长时间保持空白。这些观点在技术上仍然难以实现。我们也在不断采取措施。每次排练和训练在一起,我们都会去现场拍摄吸烟情况。枪击事件发生后,我们应该联系军队和工厂进行纠正和改进。下次我们将再次检查改善的情况,并不断调整。

杜南:这些年来,你也一直在观察外国彩色香烟技术。我们在这方面的优势或差距是什么?

刘鲍飞:目前,我们开发的彩色烟雾剂在世界上比较先进。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三个国家使用第三代超音速战斗机作为性能飞机。其中,只有中国八一飞行表演队可以玩彩色烟雾,而俄罗斯和美国的飞机只能玩白色烟雾或彩色轻弹。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等其他国家都使用小型训练飞机进行表演。

每次珠海航展飞行表演期间,总工程师王先民和我都会与国外的飞行表演团队进行交流,这对我们也很有启发。目前,我国歼10性能机与国外的差距主要在于排烟设备。我们的排烟系统不同于外国的。目前,一架J -10飞机只能拉一种颜色的烟,而国外如法国巡逻士兵、国内八架飞机教官、一架飞机可以拉两种颜色。我们还将向飞机制造厂提出改进建议。

杜南:拉彩色香烟有什么天气要求吗?

刘鲍飞:彩色烟雾本身对天气没有要求。只要飞机能飞,你就能抽烟,只是说视觉效果因天气而异。天空晴朗时,五颜六色的烟雾非常美丽。如果下雨或多云,视觉效果会更差。

杜南:游行那天你最期待什么?

刘鲍飞:我最期待的是所有的飞机都能安全顺利地通过天安门广场。我们开发的彩色烟雾可以在天安门广场扩散彩虹般的烟雾,完美地完成游行。

我关注的是“一端一尾中间”,“一端”是我们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彩色烟雾,“一尾”是红鹰飞行表演队的烟雾。这也是我们多年来付出的结果。“中间”是由刘晨(刘鲍飞的侄子)驾驶的歼-20。我也会密切关注我们的第一代隐形飞机。

杜南记者潘善举实习生郑甄嬛来自北京


辽宁快乐十二

相关文章

栏目热门